【原创】Des.

吹一波

黙こ:

考完试搞paro的爽文。

cp点的梗:黑暗世纪,血与诅咒,女巫,酷刑,囚禁

是从空间上扒下来的。说真的拿到这个题目我很绝望,本来打算1k字打发掉,结果居然写了快4k……(其实也挺短)

说明:1.大概很雷。我也没办法啊我也很绝望啊

          2.文笔超随便。而且节奏也很奇怪

          3.想写的标新立异一点……于是可能跟常规的这个pa不太一样

          4.酷刑因素不是很明显

那么以下正文啦……


“可以体验女巫咒术的模拟机器?”

“对!”莱森的眼里闪着激动兴奋的光。我们并肩走在学校的走廊上,夕阳血红色的光从大大的落地窗斜射进来。这个时间已经没什么人在学校了,除了我们正在走着的这条走廊,其他地方安静得像是没有人存在过。

“嗯……唉。你说我好死不死选什么黑暗世纪女巫学研究,整天搞到这么晚……”我别开头。

“可是真正学过才觉得很好玩啊!”

“行行行,知道你是女巫学狂热了……”倒不如说就是因为你我才这么累,“你最近真是越来越疯狂了……那个鬼机器真的靠谱?真的能回到黑暗世纪?”

“那是!你就一百个放心吧!”他拍着胸脯说,“学校第一的机械工程师莱森·伍索德造的机器,保质保量,准保你在女巫的酷刑中痛到死!”

……谁敢坐啊!

“……行吧。反正我也被你坑了那么多回了,也不差这一次……这次结业论文你可要给我好好写啊!”我无奈地扶着额头,看着他开心地咧开了嘴。于是他脚下步伐快了起来,满脸迫不及待。

黑暗世纪啊……一边走,脑海里也一边闪过上课听到的种种片段。那是女巫大活跃的100多年,各种黑暗咒术肆虐社会,世界人口骤减,听说连天空都是漆黑的;后来人类潜心研究,直到打败女巫,用了60多年的时间;据说大战结束时,尸横遍野,每天都有女巫的哀嚎声……

还好,还好。那都是500年前的事情了,我们现在活在一个人人都可以放松警惕的社会。

莱森带着我七拐八拐,来到学校的地下室——他总是把奇奇怪怪的机器藏在这里。我看见那里果然多了个盖着麻布的大家伙。“这就是我的宝贝!”他说着走上前去掀开那块布。我皱着眉头看着这个插着很多根奇怪的管子和齿轮、只有中间能依稀辨认出是一把椅子的毫无美感可言的铁堆,摇摇头心一横坐了上去。

四周升起铁钳和锁链,把我牢牢地绑在凳子上。“……这么夸张?”我动了动手,铁链发出哐啷哐啷的响声,“绑的挺紧。”

他正好把门锁上。“为了防止你疼的太厉害乱动结果砸坏它嘛。”他回头对我露出一个微笑。

……好可怕啊!

他把头上的一个像是理发店里烫头发用的罩子罩到我头上,递给我一个按钮:“觉得受不了的时候就按这个按钮。你放心好了,它会跟着你一起到那个世界去的。”“看来你还是有人性的嘛。”我捏紧了它。

“那么,开始喽。晚安,多莉小姐——”他按下一个按钮。

我闭上眼睛。感官渐渐消失,感觉自己浮在一个全黑的空间中;四周一片寂静。我就这样漂浮着,直到意识渐渐模糊——

我是被一声鸟叫惊醒的。

睁开眼睛,我发现自己身处一张华丽的大床上。被褥非常柔软,用的似乎是上好的丝绸;四周立着雕花的床柱,头顶的顶棚垂下流苏。似乎是个富贵人家……我迷迷糊糊地看着拉着厚重窗帘的窗户。

“麦斯少爷,该起床了。”门突然开了,一个穿着上个世纪的女仆衣服的女人站在门外,“今天还有老爷的40岁生日宴会。”

少爷?

我抬手摸向喉咙,果然有一块硬硬的凸起。

意识渐渐清醒,我立刻想到重要的事情,一摸手腕,按钮果然在那里。于是我从床上爬起来,女仆走进来为我更衣。我看见她打开了吊灯:“不拉开窗帘吗?”发出的果然是低沉的男声。

她手上的动作迟疑了下:“……少爷不是最讨厌那片天空吗?”

啊……我反应过来。黑暗世纪的天空是一片漆黑的,有厚重的乌云和偶尔划过的红色闪电。难怪刚才窗外那么暗……我被女仆套上了繁复的礼服,男装,一边心里暗自琢磨,哇居然还自带智能对话系统的,这小子真是越来越神了。

接下来的时间里我被好好地梳妆打扮了一番,接着享用了据说是较为简单的豪华早餐,期间碰洒了三次红酒杯。终于等到了宴会开始,我坐在会客厅的副席上,听着“我爸”致辞:“感谢各位今天赏脸来到我德约科·F·兰德尔的生日宴会……”

兰德尔?听到这个词,我突然挺直了身子。跟着莱森四处收集资料时看到过的一个片段猛地划过脑海——兰德尔家族,女巫灭门案最惨的受害家族。全族人除了公子麦斯蓝·兰德尔以外全部惨死家中,包括当时赴宴的100多位宾客……真不知道他是哪里找来的这些东西。

原来是兰德尔……确实莱森当初找到这个故事时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研究兴趣,我早该想到他会把这个故事作为剧本的。

所以……我看向大大的座钟。现在是12点,距离灭门案的2点还有2个小时吗……我立刻紧张起来。

在德约科的发言结束后,就是舞会了。作为兰德尔家唯一的子嗣,我自然是要被拉着进行很多社交对话的。于是我捏着红酒杯,强撑着微笑生硬地应付着宾客的问候。就在我感觉自己脸要僵掉的时候,钟声响起,2点了。

女巫要来了!我浑身的汗毛立了起来。

然后,我按下了按钮。

再一次睁开眼时我看见了莱森无奈的脸:“你怎么现在就出来了……”“有点紧张哈……”我笑的很勉强。“也罢。”他叹口气,“毕竟要来的是那个多萝西啊……”

“嗯……”

女巫多萝西,相传是黑暗世纪中最为凶残,也是最为强大的一个女巫。相传她尤为擅长血咒——传说中能给人带来无尽痛苦的禁术。“所以我这次体验到的会是血之诅咒?你也真不客气……”

“啊哈哈。”他一脸轻松,“不过不用紧张啦,反正你还有按钮呢。来吧来吧继续。”说着就把罩子再次拉到我头上。

于是我又回到了那个宴会厅。我把头转向庭院,紧张地等待着。果然,一个人突然冲了进来。他的头上笼罩着恐怖的黑气;整张脸扭曲着,舌头垂在外面,眼珠不断地转着,但是最突出的还是他额头上那个血红的印记,边缘发着黑,还在不断地侵蚀着他的皮肤。

他举起长着恐怖指甲的手,冲着旁边的人抓下来。

顿时,鲜血飞溅。有人尖叫起来,所有人明显都被惊呆了,跑的跑,叫的叫,整个宴会厅乱作一团。但这完全抵挡不了血咒的扩散,只见越来越多的人身上染上血红的印记,接着全身被腐烂的黑红色覆盖,然后化成一滩血水。人们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不绝于耳,明亮的厅堂被血红色覆盖,墙上满是飞溅的黑色肉块,看上去如同地狱一般。

天呐……我尽管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,但还是不由得浑身发软。

“什么……怎么会这样……”德约科明显吓坏了,浑身颤抖着,眼球向外突出,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幕,浑身发软地坐在地上。不过我没有理会他,拼命咬了咬牙让自己的腿站直。都是假的,都是假的!我告诉自己。

然后我转身向阳台冲去——按照历史,反正他是肯定要死的,然后麦斯应该是在阳台上被抓住,接着被多萝西折磨……所以说莱森到底哪来那么详细的资料!

我靠着栏杆,抬头望着漆黑的天空,让自己的呼吸平复下来。传说中黑暗世纪的恐怖天空现在在我眼前翻滚着——虽然是莱森的脑内想象版。一道红色的闪电划过,照亮了一小块黑云,让它看上去像刚才大厅里那一地的东西的颜色。这天也没说的那么恶心嘛……我想着。

耳边的惨叫声差不多消失了。一时寂静,我知道是多萝西在找逃掉的麦斯。不一会,走廊上就传来了脚步声,一下下的,仿佛敲在我的心上,慢慢地迫近——

紧接着女巫那张扭曲的脸就出现在我面前。

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你逃了,逃跑了!”她发出尖锐扭曲的笑声,伸出枯瘦如柴的手捏住我的脖子,骨头硌得我很不舒服,“嗯……就这么杀了你不太好玩啊……”

接着她露出一个无比丑陋的微笑。

我猛地按下按钮。

“……多莉小姐。”莱森看上去已经不想说什么了。于是我也懒得跟他瞎扯:“你对女巫的审美真是恶趣味啊。”不过槽还是要吐的。

“当然了?话说外表无所谓的吧?反正她们只是一群视人类为蝼蚁的变态而已,没人会想把她们造的好看吧?”莱森的眼神暗了暗。我不说话。

“……好了,你歇得差不多了吧,继续?”他再一次完全无视我的回复,把罩子拉下来。

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要用疑问句!!

我就这样再次被掐住了脖子,被迫欣赏那个恶心人的微笑。“多萝西”长长的指甲划开我脖子上的皮肤,接着猛地把指甲插了进去。

我尖叫出声,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,大概是声带被割断了。

她没有停下,用指甲搅动起我的血肉。我听着黏答答的声音,几乎要晕过去。但是我知道,这还仅仅只是开始——她还没用血咒呢。

她把指甲抽了出去,我跪倒在身下的一滩血中,感觉自己身首分离。眼睛一片模糊,发着黑,只能模糊地看到她伸出手指在空中滑动——

血咒!

刹那间我全身的血液沸腾了,温度高的可怕;血管纷纷断裂,血液争先恐后地冲破皮肤喷出来。巨大的疼痛席卷而来,在我昏过去之前,她狠狠地往我身上浇了一桶冰水,水溅到我溃烂的皮肤上,沸腾起来。

我用尽最后的力气按下了按钮。

身上的疼痛一下消失。我回到了那个地下室。这次莱森没有站在我旁边,听见我这边的响动,他从门锁上抬起头:“劫后余生的感觉怎么样?”

我呆愣着,缓缓地摇头:“……太疼了。”

“对吧,我一直都想让你体验一下。”他慢慢地走过来,脸上的微笑越来越深。

“你到底是多恨我……话说也太真实了吧,简直就像亲身体验过一样……”

我对上他的目光。

他已经走到我面前停下了,眼神暗的不能再暗。

“怎么,发觉啦?”他笑的更厉害了,“瞧你这话说的……”

然后他猛地俯下身,直勾勾地看着我:“我怎么可能不恨你。”

“你啊……就是你啊!杀光了我的族人,给我下了血咒,折磨了我一辈子——啊,远远没完呢,在你的魔法下我大概能作为你的玩具一直活下去吧!对吧,多萝西小姐。”

我猛地挣扎起来。“没用的,那是对女巫专用的链条。门我也绑上了,现在你永远都出不去。”他眼神冰冷。

“我……不……”

他笑了一下。“不过你也是很厉害啊。还专门创造这么个空间给我,这次想怎么虐待我?刚刚给你体验的只是我的痛苦的十分之一而已……哼。”他摇了摇头,把头稍微抬高了一点,“你怎么可能理解我到底有多痛苦。”

“不过你也是英明一世,糊涂一时啊。”他又笑起来,“总之我终于发现了。哈哈,大名鼎鼎的多萝西居然被她的玩具制服了?这话传出去肯定要笑死人!啊……不过现在世界上大概也没有人了吧。想知道我怎么发现的吗?”

“算了,那个不重要。你需要知道的只是,第一,你被我囚禁了。第二,我不会再让你为所欲为了。第三——”

他狠狠地捏住我的下巴,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温度。

“——现在轮到我了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END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标题是despair的前三个字母,读作death(强行高大上)

我不知道怎么写黑暗世纪,所以就写成名字啦,我聪明吧【x

然后这个故事有两种理解方式:一是,多莉就是多萝西,创造了这个虚假的世界;莱森就是麦斯蓝,麦斯蓝被多萝西下了永生咒,被她以各种方式虐待,比如说这次的世界的剧本是莱森被同伴多莉背叛,可惜多萝西大佬翻车啦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是,莱森是个研究女巫学走火入魔的机械天才,以至于他把自己代入最喜欢的故事,把同学多莉想象成暴虐的女巫多萝西,然后对她实施虐待……【这种解读就很病了……】

然后任何不合理的地方……就当两种解读中分别真黑的那个脑子有病吧!【喂】

至于那个“想知道我怎么发现的吗?”“算了,那不重要”当然是因为,我不想写啦!



评论
热度 ( 4 )
  1. 蟹肉yura黙こ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吹一波